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时尚

李老师在屋吗

2020-02-15 来源:南京娱乐网

“李老师在屋吗?”
我不禁有些吃惊。东方校长是我中学时候的老师,平时对我总是直呼其名,今天一撂下饭碗就光临寒舍,并一反常态,这……。东方校长笑盈盈地走进来。
“东方老师,您坐,您坐。”
东方校长扭转一下椅子,依旧笑着,伸手翻开我刚才写的几页教案,坐下了。
“这一段毕业班的情况如何?唉,也不知道我整天忙的啥,快三年了,咱们这一对师生还没有正儿八经坐在一块说说话儿。”
我“嘿嘿”笑着,将一杯热茶恭恭敬敬地捧到东方校长跟前:“您老忙。”
我师范毕业,分配在一所中学教书;两年前,突然接到通知,调我来现在这个学校报到。校长不放,同志门挽留。据说为此事,那所中学的秦校长还同人事局长“干了一仗”。可是后来,我还是扛着行李来这里报到了。
“你说,你来这儿会吃亏吗?”记得当时东方校长神秘地一笑,说,“我跟人事局长是老同学,我们又是师生关系,我盼你来咱这儿出出力哩!”
“看您说的,我只会给您添麻烦。”
东方老师又提起我在那所中学送的两个毕业班。
“东方老师,您老提那,那不过是碰上的,再加上搭班老师的共同努力;光凭我自个儿,恐怕连本儿也不愁赔了!”
“是哩是哩,年轻人虚心点好。”
唉,咱这人脾气不好;亏是吃不了,但也难沾啥光。有几回我同东方校长闹了几次别扭,年终参加县里评模,硬是给抠下了。同行们规劝我何必再给他卖命,反正升学率再高也得不到好处:“你没见《围城》中的马而立……”
“忙虽忙,我对你也放心呀!这两年咱们的升学率逐年上升,还不是你……”
“东方老师,看您又来了!”我截住他。
东方校长笑了,笑得似乎有些不自在。他捧起茶杯,眯眼望着我:“李老师,小石这一段学习咋样儿?不好好学习就批评他!看作你的亲弟弟一样,该打就打!”
“那是,那是。”我陪着笑,弄不清校长的企图。
“噢,看我这记性,净顾叙旧了,差点忘了大事!”东方校长放下茶杯,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打印的表格。“局里来了个通知,给咱们一个‘优秀毕业生’的指标,要班主任推荐。这个可不同往常,将来在中招考试总成绩上另加二十分!二十分!你看谁合适,谨慎考虑一下。”然后又重复一遍:“可得慎重啊!”
突然停电。
办公室漆黑一团。
“我去看看怎么回事。”东方校长说着,告辞出门去了。
校长一走,我才明白刚才发生的事。
班主任老师推荐!外加二十分!可真会出鲜点子!
往年,学生毕业,文化成绩合格,体检合格,班主任填写鉴定,谁够格谁上学。今年偏出了新问题,听校长的口气,“慎重”二字,作什么解释?
这件事情马上就会轰动全校。
小石是东方校长的儿子,成绩中偏上,至于表现嘛,一言难尽;海芳是吴主任的女儿,成绩平平,表现不错;还有黄老师的女儿,徐老师的妹妹——成绩不错,每每在前十名,表现也可以。最可恼的是,还有我那小三弟弟!这家伙还真争气,无论成绩,表现名列前茅……此举若是处理不妥,那后果……
关键的一举!
可班上还有两位品学兼优的学生,是班上的干部,比小三弟弟还要高出一截!
东方校长那意味深长的“慎重”;
吴主任那未曾出现过的“神情”;
“老师家长”那望子成龙的苦心;
学生家长那望眼欲穿的期望;
父母、弟弟那……
排山倒海般向我扑来!
给谁?给谁?
这个指标给谁?

1985.10

共 14 0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“给谁?给谁?这个指标给谁?”这是一个很难办的问题,作为班主任可以将几个“重要”的学生名单列出来,然后谦恭地送给领导们商量研究,一样可以解决此事的。但是,作者所要表达的似乎并不明确,校长的意思也不能曲解,所以,头脑睿智一些才是最重要的。[实习编辑:柳絮如棉]
1 楼 文友: 2015-09-12 19:0 :01 写的真不错,祝创作愉快!儿童止咳安全用药
宝宝发烧喝优卡丹
治疗经间期出血的中药
友情链接
南京娱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