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音乐

2020-02-15 来源:南京娱乐网

“叭” ,猎枪响了,母豺应声而倒!猎人顺着弯弯的血路,寻到豺洞,却见:一只豺崽正伏在睁着眼死去的母豺血染的怀抱,“咂咂咂”地吮奶头……

连日来,发生在君山上的那血的一幕,一直在猎人脑海挥之不去。猎人震惊了、痛悔了。他回寨子便铁了心了,从此毁枪禁猎,不再杀生!而且,他抱回了那只雄性豺崽。他决定收养它,直到有一天 他又决定,既然豺与狗同属犬科,不如把它驯养成狗吧 让它过上狗一样的安稳的日子。

于是,猎人给幼豺取了类似于狗的名字:阿黄。并开始按狗的标准饲养它,驯化它。先在自家鸡窝猪圈旁做个狗屋,让它学会与猪呀鸡们和平相处;然后喂它熟食、教它狗叫,以此磨灭豺性,培养狗性。

一年后,阿黄“初长成”了,且出脱得狗模狗样的,如同“帅小伙”一般。尤其它那一身黄毛,威风凛凛,好不雄壮。更有那长长的大尾巴,毛色金黄,蓬松而张扬,很是惹眼。

可是,阿黄却遭到寨子里的狗们的排斥!寨子里有狗二十余条,且多为猎狗,可谓狗多势众,一旦狭路相逢,阿黄岂是它们的对手?加之,狗老大乃大猎狗“黑虎”,此狗生得双目贼亮、通体乌黑、高大威猛,自是霸气无比 虽然,它的黑尾巴还显短了点。如此,阿黄便更无胜算了。

刚开始,阿黄还挺识趣的,成天只待在猎人院子里,哪儿也不去。后来好像没什么动静了,它也就松懈了。那日,它出门溜达,不期而遇了寨子里的狗们,为首的正是黑虎。当时,狗们正在寨子口“捉迷藏”玩儿。阿黄见了,也觉着有趣,也加入到它们的队列。

谁知,狗们发觉阿黄,竟纷纷停顿下来,齐刷刷地直瞅着眼前这个另类,仿佛时间静止一般。正当阿黄很有些不知所措之际,猛听“呜”的一声咆哮,一团黑影疾纵而至 黑虎带头发起攻击了,众狗随之群起而攻之。

情况十分危急,阿黄却脱身不得,因为 它的大尾巴已被凶狠的黑虎一口咬住!阿黄急了,哪顾得疼痛,拼了吃奶的力气,猛一使劲,总算挣脱了黑虎的撕咬,夹着血淋淋的大尾巴落荒而逃。

阿黄耷拉着受伤的尾巴逃回家。这时,猎人正在院子里铡草。但见那手臂一上一下地动作,在他的手掌之下,一把锋利的铡刀也随之上下起伏,于是寸寸稻草飞扬,落满一地。阿黄忍痛蹲在一旁,似乎看得入神了。

突然,阿黄扭头朝院门外欢叫了一声,好像什么贵客来了似的。猎人不禁循了阿黄的目光也朝院门外望去,而他手上的动作并未停歇,还在一上一下地铡着草……也就在此刻,猎人感觉眼前有金黄色的光一闪,几乎是同时,又听得“喀嚓”一声,却见一大截毛茸茸的金黄色豺尾滚落于地,顿时血红一片。

猎人大惊,为自己误伤了阿黄的尾巴而心疼不已。然而,阿黄却盯着它的断尾,眼内毫无伤悲,反倒流露几分含泪的喜悦!猎人一下子明白了,阿黄是借他之手自断其尾啊!莫非它以为,断了大尾巴,与狗无二样,狗们也就不攻击它了、接纳它了。阿黄用心良苦,它一心只想做一条好“狗”啊!

猎人顿觉老泪纵横,立马弃了铡刀,近前俯身抱起阿黄,径奔君山。而后采得“断血草”,塞嘴里嚼成泥团,敷之在阿黄的断尾处,又小心包扎停当,这才止住了血了。这才长吁一口气,抱着阿黄回家。一路上,阿黄只乖乖地伏在猎人怀里,眼角却流出了泪滴!

一个月后,阿黄断尾伤口痊愈。这天天气真不错,阿黄兴高采烈地出了门,它径直去到了寨子口。那里正有一群狗在尽情戏耍。阿黄便大大方方地、迫不及待地前去加入其中。

狗们愣住了,先停了游戏,后围拢而来。阿黄也不退避,朝着它们转身翘臀扭胯,嘴里还发出“汪汪汪”的欢叫声。很显然,那意思是说,看看我的尾巴,听听我的叫声,我跟你们一样呀,我也是“狗”呀!

狗们皆木然。皆以半信半疑的目光,直盯着阿黄的尾根儿,呆呆地在原地不动。这时节黑虎走过来,一步步靠近阿黄,并翕动鼻子,用力嗅着、嗅着……突然,它眼露凶光,大声咆哮,一口獠牙直奔阿黄尾部!

顷刻间,众狗如梦乍醒:“这家伙是个冒牌货,上啊上啊!”于是乎,呜呜汪汪咆哮声起,众狗呲牙咧嘴,直扑阿黄而上……待猎人闻声赶到,挥舞着木棒驱散了恶狗,阿黄已浑身是血、奄奄一息地躺倒在那里!

猎人见状极悲痛,慌忙欲上前。不料,阿黄缓缓移动身子,一点点爬过来,跪伏在猎人脚下。良久,它忽然一跃而起,高昂着头,“呦” ,朝天发出一声嚣叫,幽长而尖利。而后发了疯样,箭也似射向莽莽君山……

又一个月。某深夜,猎人复听见那尖利的“呦”的一声豺嚣,紧接着,狗的惨叫声声入耳……次日,寨子里的黑虎的主人四下里找遍了,也没找着黑虎,除了在它的狗窝里 蜷曲着一截带血的乌黑的狗尾巴!

说来也怪,自那以后,寨子里一天少一条狗,却多了一截带血的狗尾巴!直到狗们一个个地全没了,那狗尾巴累计二十有余。而猪呀鸡们却秋毫无损。

更有怪哉,每日晨起,猎人必发现:他家院子里必弃有被咬死的野兔山鸡之类!每每如是,常年不绝。

(编辑:李央)

宁尔康退热冰露适用症
咸宁牛皮癣医院地址
产后感染不良后果
友情链接
南京娱乐网